曾毓群:把握確定性機會,著眼長遠、攜手共贏

2021-12-22

圖片1.PNG

曾毓群董事長在2021高工鋰電年會上的發言


應該說過去十年,大家進入鋰電池行業,是抱著一個美好期待,那就是相信節能環保、綠色發展是未來方向,動力電池、儲能電池未來會有用武之地。如今,美好的愿景已經變成了現實,預期中的機會現在也成為了確定性機會。


01 碳中和已從全球共識變成全球行動

2021年,雖然新冠疫情仍不斷反復,但全球綠色發展的決心沒有減弱,反而不斷加強,并落實到各國實踐中,很多政策法規持續出臺,逐步具體化。中國成立了高規格的碳達峰碳中和領導小組,正在構建 1+N 的政策體系;歐盟承諾2030年底,溫室氣體排放量較1990年減少55%,并發布了一攬子計劃,涉及能源、運輸、制造、航空、航運、農業等眾多產業,其中汽車行業2035年碳排放要降低100%,也就是實現零排放;美國宣布重返巴黎協定,并提出2030年零排放汽車占比將達到50%。

全球來看,電力和交通是碳排放的大戶,而電力和交通的轉型,都需要大容量電池作為保障和支撐。在市場層面,隨著雙碳政策的逐步落地,全球新能源汽車和可再生能源的滲透率在快速增長。

另一方面,這樣的高景氣度使得新能源領域成為最具活力和最具吸引力的投資板塊之一。據國際可再生能源署預測,面向1.5度溫控目標,未來三十年,全球在能源領域、交通領域的投資額,將從平均每年五六千億美元,提高到每年約兩萬億美元。

所以說新能源行業的確定性機會已經到來。


02 寧德時代四大創新的階段性成果

圖片 2.png

在材料創新方面,本質上是計算水平的比拼,我們持續打造全球領先的數字化研發平臺,將大數據、云計算和人工智能,都嵌入到電池研發,實現理性設計。這個平臺大大加速了我們在鈉離子電池、鋰金屬電池、無鈷無貴金屬電池等新化學體系方面的研發進程。除了開發新體系,我們也基于密度泛函理論的第一性原理,通過高通量計算精準定位出全新摻雜元素,將其嵌入傳統材料,實現現有材料的全面改性升級,使得工作電壓、能量密度等指標進一步提升,使傳統材料煥發新生。

圖片 3.png

系統結構方面,我們全球首創的 CTP 技術目前已升級迭代出第三代。針對續航痛點,我們把能量密度和體積效率都做到業界最高;針對安全痛點,我們實現了無熱擴散的最高安全要求;針對低溫痛點,我們優化了熱管理系統,兼顧了加熱過程的極速、無損、安全和高效。

圖片 4.png

在結構創新方面,我們團隊基于BMS的全新算法,提出并實現了在單個電池包中布置AB兩種不同電芯的設計方案,AB既可以是鐵鋰+三元,也可以是鋰電池+鈉電池,還可以是其他更多種不同組合的混搭。這種設計突破了單一材料體系性能邊界,實現優勢互補,為客戶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

圖片5.jpeg

在極限制造方面,今年9月,寧德時代工廠被世界經濟論壇評為全球“燈塔工廠”,成為全球首個獲此認可的電池工廠。世界經濟論壇給我們的評選語是,為應對日益復雜的制造工藝,滿足高質量產品需求。寧德時代利用人工智能先進分析,邊緣計算和云計算等技術,可以每1.7秒生產一個電池,缺陷率僅有十億分之一,同時將勞動生產率提高了75%,能源消耗降低了10%。


03 海量市場呼吁大化工供應鏈

今年是寧德時代成立十周年,十年來我們做了一點點工作,取得了一些階段性成果。面對能源轉型這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寧德時代會選擇志同道合的伙伴,開展和深化戰略合作,我們希望大家一起著眼長遠,盡快努力打造供應鏈的四大競爭力。

一是要打造規模競爭力。近期,我們非常高興的看到國內外大型化工巨頭已開始進入電池產業鏈,如巴斯夫、陶氏化學、湖北宜化、貴州磷化等,這對行業是好事。電池市場規模增長之快,很快將邁向TWh時代,海量需求呼喚大化工供應鏈,需要化工巨頭進入到這個行業,提供巨量的、穩定的供給,并通過供給側帶動全產業的升級。

二是要打造成本競爭力。中國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在產業發展初期發揮了重要作用,近幾年補貼在加快退坡,按照計劃,2022年底將完全退出。因此盡最大努力降成本,盡快實現新能源汽車的成本競爭力,這是全產業鏈共同的目標、共同的任務。有些環節、有些企業,只顧眼前利益,追求短期暴利,這不利于行業發展,也不利企業自身,供應鏈環環相扣,安能獨善其身?

三是要打造質量競爭力。今年7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了新的汽車三包規定,增加了新能源汽車和動力電池相關條款。這也代表著行業發展進入了新階段、新周期,產品大規模進入市場,需要不斷提高質量安全水平,需要材料企業、電池企業、整車企業,共同扛起責任擔當。

圖片 6.png

四是要打造低碳競爭力。動力電池和儲能電池的應用,為碳達峰、碳中和,提供關鍵支撐,但電池行業也要以身作則,把自身降碳作為重要目標。目前,歐洲已經在制定新的歐洲電池法,對電池全生命周期的碳足跡提出要求,我們呼吁一是國內也要盡快研究提出我們國家的碳足跡核算標準和法規要求;二是全產業鏈要共同努力降碳,寧德時代已經成立了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我們在采購時會把材料的碳排放作為重要考慮因素,并且這個因素會越來越重要。長遠看,誰先實現了低碳和零碳,誰就掌握了競爭的主動權。

各位參會嘉賓,各位行業同仁、各位線上、線下的朋友們,新能源的大時代已經到來,但確定性機會下,仍有不少挑戰,唯有以變應變,與時俱進,方能持續勝利。希望大家共同攜手,擁抱大變革,助力碳中和,為人類的新能源事業做出卓越貢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